程序猿生存指南-34 我与清华

程序猿生存指南-34 我与清华

Android小彩虹2021-07-15 13:02:10160A+A-


我与清华

(96)

2006-2009那三年,我与汪清华同在县一中求学。

整个高中,我一直都在火箭班。高二上学期,汪清华的爸爸托关系把她从普通班调进了火箭班,就这样我们做了同班同学。当时,恰好我原来的同桌转学去了市一中,空出来的座位就便宜了汪清华。当然,「便宜」二字是我那势利眼的班主任所讲。

作为年级第一,我在整个高中可谓是红极一时。班上有很多人愿意跟我做同桌,倒也不是我人缘有多好,只是他们深信「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」。许多人认为与我做了同桌,耳濡目染,成绩或许能有所提高。

不过,这美好的愿望并未在汪清华身上有所体现,她一直稳坐班里的倒数第一名。

高中那段时光,我精神紧张,陷入了备战高考的泥淖之中。在日常学习生活中,我并没有太多的精力跟汪清华有所瓜葛。互动也只限于借她看看我做的笔记,让她抄抄课堂作业。我积极地扮演着一个好学生的角色,即便我已经情窦初开了几茬。

无论是在老师眼里,还是在我们这群同学的眼里,汪清华绝不是好学生。她的作业很少能按时完成,她的课桌里塞满了零食。她有数不清的好哥们。隔壁班的男生,隔壁班的隔壁班的男生......他们常常翻山越岭地来找她。

可即便她有如此多的毛病,我却从未跟班主任提过换一个同桌的要求,虽然我有这项特权。

一来,她有着好看的皮囊,我们那会儿年轻,少不更事,只注重表面而不注重实质。衡量女性是否有魅力,胸围这一项几乎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。如果按照现如今前凸后翘的标准,把胸大也算作一项优势的话,那么在这方面,我承认她处于下风。

二来,她有着开朗的性格,对于一些流言蜚语总能付诸一笑。她不会因为考得不好而垂头丧气,自怨自艾,也不因为老师的批评而存有抵触情绪。她也有所忧愁,却总是挂满笑容。

她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实在是让人讨厌不起来。多年之后,回想整个高中时代,那漫长又苦涩的时光里,彷佛只有对她记忆能让人感到丝丝暖意。

她有一个带锁的硬皮日记本,封面上满是花花绿绿的贴纸。晚自习的时候,她经常偷摸地打开它,然后在上面笔走龙蛇。有时候是长篇大论,有时候是寥寥数语。日记本上的具体内容,我不得而知。我曾尝试过窥探,却总被一双恶狠狠的眼神逼退。

每日照面,她之于我既熟悉又陌生。我不由自主地开始注意她,观察她。她穿校服的时候,总喜欢挽起裤管,露出白色的袜子。体育课上,她总是借口肚子疼,躲在操场一隅偷偷地听MP3。阅读课上,她习惯用《青年文摘》打掩护,暗地里阅读当下流行的青春小说......

岁月绵长,我们渐渐熟识。课间闲暇,彼此也会交流一下各路明星的奇闻八卦。那时候,好学生与坏学生有着明显的界限。我手忙脚乱地验算、背诵、希冀未来,不曾也不敢走近她的圈子。

高中毕业后,我们都有了自由之身,却也没能成为至交好友。我来北京求学,她在市里上了所卫校,从此就断了联系。

(97)

次日午后,屋外仍是严寒。北风肆虐,虐的人都没了脾气。我躲在屋中,躺在被窝里玩手机,以打发漫长的周日。

在床上挣扎了许久,最终也没能摆脱生物钟的左右,又是一顿酣睡。等我一觉醒来,夜幕已经拉开。窗外霓虹闪烁,寂寞便顺势缠上了我。它抓我的心,挠我的肝,乱我的脑。

离开校园,投身职场,我逐渐习惯了一个人独处。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听歌,一个人游荡,一个人落座......

午后小憩怕是最得人心又最伤人心的事儿。倘若一不小心睡到傍晚六七点才醒。睁开眼,屋里是黑的,外面是灰的,一种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感觉就会油然而生。

现在,我被整个世界抛弃了。我坐在床沿,额头冒着汗珠,努力回放刚才那场梦。我又梦到了汪清华。在梦中,她一直冲我笑,还摆手招呼我,花枝乱颤。

有一群人不停地推搡我,他们让我怜惜眼前人。我却胆怯挣脱,踌躇不前。时过境迁,有一天,我下定决心前去表露心意。她却点红唇,穿红装,做了别人的新娘。

梦里是一个悲剧,满目泪水。但旁人都讲梦是现实的反照,也许现实中会是一个喜剧。

以往每每遇到心动姑娘们,我总会现在脑袋里做无限地遐想。想象着与她牵手,接吻,困觉,甚至连以后孩子的名字都想好。

然而,天不遂人愿,单相思的我总是目送佳人们散入人群,投入别人的怀中。徒留我一人,凝望着背影,一声声长叹,一次次扼腕。

校园时代,最喜欢的还是盛夏的姑娘。打饭时,习惯站在她们身后,久久地凝望着她们的背影。每每此时,思绪就会神游九天之外,竟冷落了辘辘饥肠。

所谓的秀色可餐,大抵如此吧。

同样是一件校服,她们就能穿的凹凸有致。同样是人字拖,她们就能敲打出乐章。当然,同样是卫生纸,她们用过的就很是神秘。

借用别人对于姑娘的描述,我对姑娘的认识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:从蹲着撒尿的怪物到手舞足蹈的妖精,再到满是慈爱的菩萨。

现在我只求菩萨度我早日脱离苦海。

(98)

我与汪清华相识的时候,她算是妖精。豆蔻年华,花枝招展,不施粉黛,却总能招蜂引蝶。她有一群铁杆男粉丝,整日围着她转。她有着收不完的情书,对此却总是不屑一顾。

我为解不出几何证明题而痛苦不堪,她为编造不出拒绝别人的理由而抓心挠肝。

高三那年,她跟我说过好多话。基本上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扯淡闲篇。时隔久远,如今大都记不清了。唯有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,每每想来都暗暗发笑。

在距离高考还有100天的时候,班主任吴老师召开誓师大会。同学们依次站到讲台中央,举起右手,大声喊出自己心仪的大学,以此激发内心的斗志。

作为班里的1号,我自然是第一个登上讲台。睥睨众人,我振臂一呼:“我要上清华。”

如我所愿,热烈的掌声瞬间向我扑来。出我所料,掌声之中竟夹杂了些许大笑。当时,县一中已有十多年没出过考进清华北大的学生。被人嘲笑,我心有不悦却也真是底气不足。

起哄声此起彼伏,我只得悻悻地走下讲台,回头望了眼班主任,盼她能为我做主。吴老师没让我失望,她挂着一脸愤怒,快步走到后排一个笑声最大的同学面前,揪起他的耳朵,将其拎上讲台。

看样子吴老师应该是准备为我出气,好学生总是有这样的待遇。这也是求学的时候,一般坏蛋都不会欺负好学生的原因。他们投鼠忌器,好学生背后都有老师作靠山。

吴老师紧锁眉头,拍桌呵斥道:“李豪,大声说出你的理想大学?”

李豪揉搓着耳朵,小声嘀咕,说着说着自己竟然笑了场:“我也想上清华。”

随后,教室里立马爆发了一阵骚动。我回头扫视周遭,几个男生正拍着大腿,眼泪都笑了出来。我义愤填膺,班上这几个败类,自己不好好学习还要嘲笑他人的梦想,真是烂泥扶不上墙。

忽地,身旁传来阵阵啜泣声,我转头瞄了眼汪清华。她正趴在桌子上哭泣,我顿时蒙了。

第二天,汪清华眼睛红肿,一本正经地对我说:“大姚,你的理想能不能改为上北大?”

我义正言辞:“不,景昃鸣禽集,水木湛清华。我就要上清华。”

汪清华只得无奈地摇头,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「我上清华还是上北大跟她有何干系呢?」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别人的嘲笑非但没能让我退缩,反倒让我更加勇气十足。为了明志,我在各门教科书的扉页都写下了「立志上清华」五个大字。

那个因嘲笑我的梦想而被班主任请到讲台的李豪,在周末的时候,被校外几个男生暴打了一顿。至今也不知谁帮我出了这口恶气。

后知后觉,等我考上大学,涉猎广泛之后,才明白了当初那群人的恶趣味。现在想起来只觉得好笑,她汪清华跟我姚博启都是被一个好名字害苦了的人。

也许我们之间有很多的不同,但对于名字总是给自己带来困扰这件事,应该有着共同的经历与感受。不得不说名字对于一个人来说真的很重要。

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

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



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权冠洲的博客整理呈现,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!如对内容有疑问,请联系我们,谢谢!

支持Ctrl+Enter提交

联系我们| 本站介绍| 留言建议 | 交换友链 | 域名展示
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,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,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,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有侵权、后门、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

权冠洲的博客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Copyright quanguanzhou.top All Rights Reserved
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848号   苏ICP备20033101号-1
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