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序猿生存指南-54 离别车站

程序猿生存指南-54 离别车站

技术杂谈小彩虹2021-08-27 1:44:57210A+A-

离别车站

(158)

春夏交替,伤风感冒的人多了起来。药店生意忙不过来,华妹的老板便不断地打来电话,催促她赶快回去上班。

临睡前,华妹跟我说她买了明天下午回老家的火车票。我顿感失落。原本还计划带她去故宫,长城,清华园,雍和宫,天坛等著名景点转转。计划总赶不上变化,诸事不能皆如我愿。

成年之后,快乐时光总是显得短暂。

夜深了,对面居民楼零星几个窗户还亮着灯。月亮缺了一半,星星也没有几颗。我躺在沙发上发呆,迟迟无法入睡。本来早已适应了孤独,可最终还是做了热闹的俘虏。但愿从此以后,悲伤会减半,喜悦会加倍。

我转过身子,月亮便不再看我。左摇右摆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下定决心入眠。心刚静下来,一股潮湿与腥味却弥漫开来。轻嗅慢吸,忽地发觉气味竟来自于我的身体。

我赶忙跑进厕所,脱了个精光,而后拎着刚褪掉的内裤端详了起来。内裤的质量很棒,透气好,不缩水,是我春节时候在老家一个百货商店买的。

买的时候没有指望它是Calvin Klein这样的国际大品牌,毕竟价钱在那里摆着。可回到家中拆开包装袋,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它周遭竟然印有Oalvin Klein一行字母。

以前没有机会向别人展示好身材,这山寨内裤买了也就穿上了,别人瞧不见便也不会嘲笑我。现如今可就不好说了。我想我还是尽早淘汰掉OK,换一条真正的CK比较好。与姑娘牵手拥抱接吻等一系列身体碰触的行为真的很费内裤,我得多备几条。

我扭开水龙头,轻声地将内裤洗净,而后重新躺回沙发。不知什么时候,就攀谈了周公。次日醒来时,已经日上三竿。

我瞅了眼门口的鞋柜,李向阳那双限量版的耐克运动鞋已经不见踪影,这厮应该是上班走了。

我从晾衣架上取下内裤,摸了摸已经干了七八,但还是有些潮湿。当下,我所有的衣服都在卧室的衣柜之中,华妹尚在里面,我不好意思进去换新内裤,只好跑进卫生间,用吹风机把内裤吹干,重新穿上。

梳洗完毕,我轻轻叩响次卧的房门。华妹唤我进去,我推门而入。一股淡淡的烟草味迎面扑来。

窗户敞开着,微风正游走于窗台两侧。被子被叠好放置一隅,华妹擦粉描眉完毕,正趴在床上横着手机看综艺视频。瞧这样子,应该已经起床好大一会儿了。

“真不好意思,睡太香了,这都九点半了。”我双手合十,很是愧疚。

“本来打算煎俩鸡蛋给你吃,结果到厨房一看,你们这儿燃气都没字儿了。”华妹关闭手机屏幕,坐起来与我搭话。

“我跟李向阳平时都是外卖解决。”一说的吃,肚子便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,我说给华妹也是说给自己的肚腹听,“饿了吧?走,咱先下楼去吃早餐,再去买点北京特产给你带上。”

“东西就算了,家里什么都有。”华妹摆手道。

“不是给你吃的,而是托你帮我给叔叔婶子带去一份心意。”见华妹面露顾虑,想必是还没跟家里透露我俩这层关系,我便支招道,“你就说是一个在北京上班的老同学送的。”

“那恭敬不如从命了,先替我妈谢谢你了。”

“以后没准儿就是一家人了,说谢就见外了啊。”关键时刻,我尽显撩妹天赋。

“哈哈,好的。”

(159)

华妹的火车是下午3点10分。等我俩着急忙慌地赶到北京西站时,已是下午两点半。留给彼此告别的时间所剩无几。

不知道是从那一年起,全国各大火车站开始施行没有火车票就不让进候车大厅的政策。为了把华妹送进候车厅,我买了张同车次到大兴黄村的火车票。

刚进入候车厅,气还没喘匀,华妹搭乘的车次就开始检票了。我一边跟随着乘车人群前行,一边与华妹攀谈:“哎,还没玩尽兴呢,你这就要走了。”

“怎么?想让我一次逛个够,以后再也不来了?”

“哪儿能,巴不得你天天来,最好是别走了。”

“大姚,一个人在北京,照顾好自己。”

华妹快走两步,检票进站,最后消失在人流之中。我转过身去,揉搓眼睛,泪珠却并未如约而至。

想来车站也好,机场也罢,都不应该过多地渲染分别时的悲伤情绪。在这些场所之中,大抵上是温暖多于凉薄。能送别的大都是跟有所瓜葛、放心不下的人;所迎接的往往是一份远道而来、满是浓情的惊喜。

在人群中逆行,我时不时回头望上几眼,华妹早已无了踪影。走出候车厅,我忽地想到裤兜里还揣着一张到黄村的火车票。我转身飞奔至候车厅,几分钟后,我踏上了华妹所在的那列火车。

幸亏先前看了眼华妹的车票,否则在几百人的火车上找寻她可真要花费大力气。我挤过人群,来到2车厢54号座位前,摇了摇正靠着窗户闭目养神的华妹。

华妹侧过脸来,摘掉耳机,露出了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。

“你怎么还上来了?”梨涡在脸,绝世美颜。

“哦,忘了告诉你那稻香村的糕点回家得赶紧吃,保质期也就三四天,很短。”我解释说。

“就为这儿?你傻了呀,打个电话,发个微信不就成了。”华妹瞪大眼珠。

“哦,我忘了现在都21世纪了。”我憨笑。

“这才几天呀,你就现了原形,油腔滑调,装傻充愣。”车厢门关闭,火车鸣笛,徐徐驶出站台。华妹望了眼窗外,“车都开起来了,你怎么回呀?”

“没事儿,我到黄村站下车,那里有去市里的地铁。”

华妹旁边坐着一位大婶,大婶明显对于年轻人之间的打情骂俏有所抵触,故意咳嗽个不停。华妹见状,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拉着我来到了一侧车厢的连接处。

车厢连接处烟雾缭绕,几个男人正站在吸烟处吸烟。若是搁从前,我一定会捂住口鼻,躲得远远的。但华妹就在跟前,我若是如此,必定会引她反感。我调整呼吸节奏以应付胸腔的不适应感。

告别的话说多了就会显得矫情。感情到位了,话不用多说,彼此都懂。我靠着车厢门,华妹靠着我,我俩没有说很多话。

她端着手机切换歌单,将耳机的一头塞进我的左耳,一头塞进她的右耳,就像从杭州来时那样。

火车晃晃悠悠地往南方驶去。市区到郊区,高楼变平房。这列K字头的绿皮车,搁在往常,我会嫌它慢如龟速。可是当下,我能明显感觉到时间流逝之快。

“黄村站到了,请旅客朋友们拿好行李,顺序下车。”

播音员的声音甚是好听却又很煞风景。又要告别了。

火车进了站台,从西站到黄村不过20分钟。歌曲才放了三首,从蔡依林的《倒带》到陈奕迅的《淘汰》再到刘若英的《后来》。

“只能送你到这儿了。”我抱紧华妹,不愿别离。

华妹的下巴顺势靠在我一侧肩膀上,于我耳边轻声说道:“既然都上来了,干脆跟我回家得了。”

眼前这位小太妹总是不按套路出牌,我僵在了一边,竟一时不知所措。华妹倒也没难为我,重新站直身子,盯着我坏笑道:“开玩笑呢,瞧把你吓得。”

“送就送,这有什么可怕的?”我嘴上逞强,实际上我那年假已经所剩无几,开发任务早就堆积如山。尚有几个严重的线上bug还在等待着修复。

“不跟你闹了,你明天还要上班。这几天竟是走路了,把你累够呛吧,赶紧回去好好歇着吧。”华妹善解人意起来。

火车在黄村站只停靠两分钟。我又一次与华妹相拥,再一次挥手同她告别。告别的程序很标准,感情也很到位,唯一有所缺憾的是没能来个长长的吻。

自从凉亭那一吻过后,我同华妹的感情是进展神速。但凡逮到机会,我就趁机去拉她的手,还会顺势揽她入怀中。对此,她总是欲拒还迎。偶尔被吓到花容失色,便会冲我翻白眼,与我当年拿她私密日记本逗她时候的样子如出一辙。

恋爱还没进入到柴米油盐阶段之前,日子最为美好。没有暧昧不清的忐忑,更无相看两厌的吵闹。彼此顾及,彼此妥协,于小心翼翼之中又夹杂着些许胆大妄为。

当然,我十分明白,一切的浓烈最终都会归于平淡,甚至鸡毛,只愿同华妹这份热恋能够持续良久,慰藉彼此。

返程地铁上,我开始学着华妹的样子,于嘈杂的环境之中塞上耳机,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。

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

点击从第一章开始阅读


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权冠洲的博客整理呈现,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!如对内容有疑问,请联系我们,谢谢!

支持Ctrl+Enter提交

联系我们| 本站介绍| 留言建议 | 交换友链 | 域名展示
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,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,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,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有侵权、后门、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

权冠洲的博客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Copyright quanguanzhou.top All Rights Reserved
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848号   苏ICP备20033101号-1
本网站由 提供CDN/云存储服务

联系我们